老师的口活

校园小说   2021-10-15   加入收藏夹


佐原把黑色的皮包拉过去。
  「妳过去都是什么样的性行为吗?看你不了解綑绑的义意,大概都是正统无聊的性交吧!不过,至少也用过这种东西吧!」
  佐原从皮包里拿出来的是男性性器形状的黑色粗大玩具。
  比一般男人的稍大一点,对美纱老师而言,还是第一次看到,美纱老师的呼吸有些急促,这是只有在杂誌上看过的猥亵玩具。
  「等一下会在妳阴户里充份的抽插,这样妳就放心了吧!现在妳要做口交给我看,我想仔细看妳那性感的嘴唇是怎样舔那个东西。」
  佐原想把黑色的假阳具插入微微张开的嘴里。
  「不要!」
  龟头碰到嘴唇的剎那,美纱老师猛摇头拒绝。
  「放开我的手!不要!」
  美纱老师又拼命扭动身体挣扎,想使手恢复自由。
  「没有让妳得到高兴就不肯听话吗?」
  佐原强行将美纱老师搂在怀里,把手伸入睡袍里,直接抓到乳房。
  佐原把挣扎的美妙更用力抱紧,拉开睡袍的领口,露出雪白的双肩。
  美纱老师一面摇头,一面扭动身体,想掩饰乳房,不想让佐原看到,但双手被綑绑於后,所以是不可能的事。
  佐原抓住乳房后,用食指和中指夹住乳头。
  「噢…」
  「已经硬起来了。」
  「啊…不…不要…」
  美纱老师觉得自己今天特别敏感,敏感得使她感到恐惧和困惑,揉搓时几乎要跳起来,这是因为綑绑后全身神经都特别敏感之故。
  看到美妙的身体如此快就有反应,佐原对其后的时间产生快乐的期待。
  「美纱老师…妳就做婴儿吧!我希望妳像婴儿一样。」
  「不要…不要!」
  美纱老师扭动身体,离开佐原,在这样被綑绑之下,只是碰一下身体就感到害怕,如果有几次性行为,身体已经习惯对方的话,多少还能接受,可是对这来路不明的男人,随便就露在其面前,还是感到不安和犹豫。
  佐原镇静的态度使美纱老师更胆怯。
  佐原对美纱老师并没有摆出豁出去的样子,感到放心,如果美纱老师说随便你,反而会使佐原扫兴。
  佐原是第一次看到美纱老师时,就从华丽、活泼的美纱老师身上发现隐藏的被虐待慾,相信她一定能变成更美的女人。
  本来任何人皆兼备虐待与被虐待狂,美纱老师当然也不例外。
  佐原的这种愿望在他还有「男性机能」时和现在都没有改变。
  佐原用力把美纱老师从床上拉下来。
  「啊…」
  被迫跪在地毯上,双肩受佐原的压迫,上半身不得不俯卧在床边。
  面朝下是无法呼吸,美纱老师只好侧着脸挣扎。
  「哎呀…」
  美纱老师觉得全身冒汗。
  没想到佐原会做出这种举动。美纱老师拼命的想抬起身体,可是被男人用力压住背后,不要说抬起身体,连动一下都不可能。
  美纱老师穿黑色高开叉三角裤,本来是搭配今晚穿的黑色上衣,只能勉强包住前后的耻部,根本不能掩饰丰满的屁股。
  「这种像带子的三角裤,穿不穿没啥差别。」
  佐原抚摸美纱老师的屁股,光滑的肌肤有吸力般的吸住手掌。
  看到美纱老师挺出屁股苦闷的样子,佐原产生痛快的舒爽感。
  在金妮看到神采飞扬,以优雅的举止品嚐咖啡,此刻的美妙,和那时情景截然不同,精神上流露出不安和焦虑。男人看到这样的女人,不由得会引发情慾。
  「不要乱来!不要!」
  美纱老师无法忍受佐原不停抚摸屁股。
  「这里湿了,妳是这里很快就湿润的女人。」
  佐原的手指在掩盖花蕊的布料上活动。
  佐原的手指滑过内缝,到达里面有敏感肉芽的包皮上。
  「美纱老师,妳这里可爱吧。这个小小的肉芽很快的就会硬起来。妳应该说,请你看一看,它会变得多么大。」
  用指尖轻触肉芽时,美妙就不能静止不动,再度扭动屁股。
  「又湿了,这样下去就像尿尿一样,会使三角裤湿淋淋的。是不是舒服了呢?为什么还说不要,是怕难为情吗?妳应该说还要才行。」
  佐原隔着三脚裤轻摸包皮后,开始使手指振动。
  「噢…」
  美纱老师感到下腹一阵强烈的骚痒感,无法忍受这样单方面的以屈辱姿势受到玩弄,美纱老师拼命的扭动屁股,想摆脱佐原压在后背的手。
  「妳是不想受到处罚吧?」
  佐原把三角裤拉到膝部。
  「不要…」
  美纱老师的叫喊声和手掌打屁股上的声音几乎在同时发生。
  佐原继续拍打白皙的屁股。
  「啊…痛啊…噢…」
  打在屁股上发出经脆的手掌声,在卧室里发出很大的回音。
  「唔…噢…」
  美妙不由得把脸紧压在床上,痛苦的喘息。
  刚开始打屁股时,只是痛得冒汗,而现在,痛得以为自己的骨盆要裂开。
  「啊…饶了我吧…」
  美纱老师哭求。
  佐原停止掌打,看着出现红手印的屁股,轻轻叹一口气。
  然后拉起扑倒的美纱老师上身。美纱老师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哭相,把脸转过去。
  佐原抓住美纱老师的下巴,转过来看。
  「哭的样子很美。」
  佐原和往常一样,露出笑容。美纱老师轻移视线,不想看他。
  「妳的屁股像猴子的屁股那般红,也许二、三天还消失不了。若想维护自尊心,就不要给其他男人看到。」
  「求求你…放开我…」
  美纱老师的声音沙哑。
  「只要妳肯听我的话,就可以放开,怎么样?」
  「我不反抗,快解开吧。不要打了,你说的我都答应,求求你…」
  「什么都答应吗?那么妳就手淫给我看吧。不知道平时是怎么弄的,可是把手绑起来就没有办法弄。妳就站起来,走到桌子那里去,利用桌子的边缘摩擦,如果有其他的方法也可以。」
  美纱老师听到了全身冒汗,看到佐原脸上的笑容,美纱老师皱起眉头。
  那是只有自已一个人偷偷做的行为,现在在佐原的要求在他的面前做,而且还是双手绑在背后,在桌子的边缘摩擦。
  「怎么啦?妳不是说什么都答应了吗?快站起来。」
  佐原把捲曲在床边的美纱老师拉起,撩起睡袍的衣摆塞在綑绑的手臂里,然后把留在膝盖的三角裤脱下来。
  「快照我的话做吧。」
  「不要!」
  美纱老师摇动身体表示抗拒。
  「看吧!」
  佐原把三角裤翻转过来,露出底部给美纱老师看。银色的黏液在黑布料上发出光亮。
  「流出这么多的蜜汁,妳真是好色的女人。本来想要弄,嘴里又说不要,是不是屁股又想挨打了。」
  「那种难为情的事…」
  「做不到吗?那就不能解开绑手的绳子,说一次没有听从,就要惩罚得比上一次更重。聪明的女人应该了解这样的道理吧。」
  「不要打了!」
  想到仍旧痛的屁股还要挨打,美纱老师更加紧张。
  「惩罚不是只有打屁股。」
  佐原从黑皮包拿出30cc装的浣肠器。
  「剥夺自尊心后就能做聪明的人了吧。」
  美纱老师知道要做什么,不由得后退。
  佐原接二连三的做出美纱老师从未想过的事,心想必须逃走。美纱老师拼命扭动双手想挣脱绳子。
  「我说过要妳做婴儿的。不能手淫,总可以默默的把屁股伸出来吧。」
  看到佐原走过来,美纱老师的后背靠在墙上,向侧方移动。受到追逐的恐惧感使心脏几乎要爆裂。
  「不要…我要大叫了。」
  「妳就用好听的声音叫吧。为表示赞美,就让妳走到走廊上,妳可以就这样逃到柜台。妳这样子很好看,露出黑毛和丰满的屁股进入电梯,男人们一定很高兴。这个时间搭电梯的人一定很多。」
  佐原仍旧不为所动。
  「做出和刚才一样的姿势吧,院肠也是很好的事,能把身体弄干净。」
  听佐原发出嘿嘿的笑声,美纱老师走出卧房,跑向客厅。
  双手被綑绑就无法开门,即便能开门,想到这种屈辱的姿势会被人看到就不能到走廊上去。
  美纱老师在浴室门口被佐原抓住。
  佐原用力拧一下美纱老师的乳头。
  「啊…」
  美纱老师惨叫一声,流下眼泪。
  「妳不想受到痛苦的事吧。其实可以把妳的嘴堵起来,做出让妳痛苦的事。」佐原说话的口吻温和,不像是恐吓,他一定会实行。美纱老师忍不住哭起来。
  「不要欺负我…温柔一点…不要羞辱我…」
  美纱老师的脸贴在佐原的胸上哭泣。
2
    「饶了我吧…不要弄了…」
  上半身扑倒在床上,美纱老师抬起头向后看。
  看到露出的屁股,站在斜后方的佐原在美纱老师的屁股上摸一下,屁股上还留下红手印。
  「屁股很可爱,不过菊花蕾紧缩的样子也很美。」
  佐原把屁股左右拉开。
  「不…」
  美纱老师忍不住扭动屁股。
  佐原的右手掌立刻打在屁股上。
  「噢!」
  美纱老师发出哼声,担心被打。
  「不要打了…」
  「妳不是答应听话了吗?」
  「我听话,但是不要做羞辱的事…」
  菊花蕾在抽慉,好像在诉说什么事的样子。
  「什么是羞辱呢?」
  「不要看…那种地方…」
  「那种地方是什么地方…」
  「是后面…」
  「妳说后面或前面我都不了解,还是说清楚吧。」
  听到佐原这样问,美纱老师不由得咬紧牙关。
  「妳不要动,动的话就把妳丢到走廊上。」
  这一次佐原是用一只手把两个肉丘分开。趁美纱老师还来不及反应,就把浣肠器插入菊花蕾。
  「噢…」
  美纱老师的全身起鸡皮疙瘩。菊花蕾收缩,然为时已晚,佐原的藏书吧手指压下浣肠器的圆球。
  佐原拔出浣肠器,把剩余的一滴溶液用手指涂抹在菊花蕾上。
  当美纱老师扭动屁股时,腹部产生刺痛,同时有排泄欲望。
  「啊…我的肚子…快解开…我要去厕所…」
  美纱老师全身冒冷汗,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,可是佐原还是从容的说:「妳的双手不能用,怎么去办事呀。」
  「快解开…求求你…」
  不习惯浣肠的人,虽然只有百分之五十的甘油,但也无法忍耐几分钟。
  佐原看出美纱老师达到忍耐的最大限,於是解开綑绑双手的绳子,把沾上汗的睡袍脱下。
  美纱老师拼命缩紧肛门,弯着腰跑进厕所。
  *           *           *佐原本来想进厕所看美纱老师排泄的情形,可是这样会破坏美纱老师的自尊心,现在还有多少时间,就让她一个人进厕所。
  立刻听到马桶放水的声音,然后水声不断,知道是美纱老师为掩饰排泄的声音所做的事。
  一如预期,美纱老师没有从厕所出来。
  敲门也不回应,是从里面上锁。
  「在十分钟以内不出来,我就打电话到柜台去,厕所的门锁坏了。要想把赤裸的身体给服务生看,妳可以不要出来。」
  佐原在门外说完,从冰箱拿出脾酒,倒在杯子里。
  坐在窗边的藤椅上喝酒,喉咙和胃舒畅极了。
  在常去的金妮见到美纱老师已经一个月,终於能达到现在的地步。
  本来无论多久,都要等待下去。找到这么好的目标,要把她的被虐待欲性格完全引发出来。
  佐原喝完一杯脾酒后,把热水瓶的热水倒入脾酒瓶里。考虑到会散热,加热水比体温稍热的程度。
  酒精浓度三与五百分比,是最适合做浣肠,太浓的酒精会伤害肠璧,容易引发急性酒精中毒。
  在用过甘油浣肠器后,准备把美纱老师的膣壁洗干净,不知道美纱老师会做出什么样的表情。到现在还不肯从厕所出来,当然不会很顺从,看她做什么样的反抗也是一种乐趣。
  佐原脱下衣服,只留下内裤,披上睡袍。
  从皮包拿出200cc的玻璃製浣肠器,吸满加入热水的脾酒。
  「我现在要打电话给柜台了。」
  佐原在厕所门前说完,走到有电话的地方,然后假装拿起话筒。
  「厕所的门锁坏了,请马上派人来修,套房怎么可以这样!有三分钟就能来了吧?」
  美纱老师还是没有出来。应该听到佐原的声音,三分钟后还不出来,就用另外的方法。
  「美纱老师,服务生马上就来了,妳就算坚持在里面,用工具取下门,妳就无法躲藏了。」
  「不要叫人来。我开门,所以不要叫人来…」
  美纱老师紧张的说。
  「要我回绝派人来,就快一点把屁股洗干净出来。」
  佐原走到房门敲二下,又回到厕所前。
  「听到没有?服务生来敲门了。」
  「不要让他进来。」
  美纱老师焦急的说。
  佐原又到房门处演独角戏。
  「幸苦了,刚打开了,大概门锁有点毛病,我们不锁就是了,请转告柜台明天我们离开再来检查。」
  此时,浴室里有淋浴的声音。可是停止后,美纱老师仍旧没有出来。
  「我不等了,我再打电话给柜台。」
  「等一等。」
  美纱老师身上披浴巾,从浴室跑出来。
  「妳以为肚子干净了吗?现在趴在这里,要从下面给妳喝脾酒,比用嘴喝的效果快多了。妳没有试过吧,会很舒服,但还是要先跑进厕所。」
  美纱老师看到玻璃製的浣肠器里有浅褐色液体,吓得几乎不能呼吸。
  「还不快做狗趴姿势,脾酒会凉的。」
  「不要!我要回去了!」
  「又要綑绑妳吗?这一次可不只是双手了。」
  「噢!」
  美纱老师被拉过来,上半身趴在沙发上,立刻毫不留情的打屁股。
  「啊…不要打了!」
  已经打红的屁股,挨一掌就觉得特别痛。
  「不要打了!我听话…」
  看过小孩挨打屁股的样子,只是想不到会如此的痛。疼痛和屈辱感,使美纱老师又想哭了。
  「在地毯上做狗趴姿势,镜子前面最好。」
  美纱老师连站起来的力气也没有,慢慢的爬到镜子前。
  「妳仔细看镜中的表情吧。还不能扭动屁股,玻璃破了,妳就要到医院治疗屁股了。」
  美纱老师趴在镜前,看到自己悲惨的模样,还有佐原在背后拿粗大的浣肠器。
  佐原用手轻轻揉搓菊花蕾,由於刚浣过肠,菊花蕾有些红。
  佐原把浣肠器的嘴插入菊花蕾。
  「唔…」
  支撑上身的双臂开始颤抖,下垂的乳房也随之摇摆。
  佐原慢慢推浣肠器的活塞。
  「饶了我吧…啊…不要再羞辱我了…」
  可能是注入脾酒之故,觉得肠璧有刺痛感,接着是身体热起来,而且肛门也开始痛。
  「美纱老师,妳的屁股很美,肛门也可爱,等一下我会吻的。」
  「不要说了…」
  美纱老师的双臂越来越颤抖。
  终於拔出浣肠器,美纱老师发出哼声。
  「来吧。」
  佐原把想去厕所的美纱老师拉到沙发前。
  「怎么样?用酒浣肠的滋味。」
  「让我去厕所吧…」
  「要回答我的话,会不会爱上浣肠呢?」
  听到佐原如是问,美纱老师只是呼吸急促,无法作答。
  「我比其他任何男人能使妳感到高兴,就算没有性交,也要让妳产生快感。」美纱老师忘了佐原是性无能的人,而且那种事已经不重要。佐原似乎只想用什么方法羞辱美纱老师,这样的屈辱怎么可能变成快感。
  美纱老师认为佐原是因为失去男人的本能,所以对女人产生异常心里。因此到现在还没有从内心里憎恨佐原。
  「忍不住了…要去厕所…」
  不知是羞耻,还是酒精浣肠的关係,美纱老师的脸颊红润,显得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性感。
  佐原知道美纱老师已经达到忍耐的最大限,於是带美纱老师一起进入浴室。
  「你出去…不要看…」
  美纱老师对站在马桶前的佐原发出哭求声。